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培训)学院网站!| 西南分院
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当前位置: > 心理学院 > 个人成长 >

平凡者和优雅者

时间:2015-01-06 15:26 来源:IE 作者:竺熙 点击:

「工作自己,成为自己,没有比这更大的爱了。」——葛吉夫

文/危娜 (心靈成長雜誌主編) 

         一个人一生中会做出的姿势和动作为数有限,正因如此,我们会困在相同的思考和情感模式中。 
        不过,一旦我们改变姿势和动作,我们的思考和情感模式,也会跟着改变。
         葛吉夫的神圣舞蹈,就是一种让舞者打破惯性姿势,从许许多多我们日常经验不会做的动作,打开一扇通往自由和觉醒的智慧之门。
        神圣舞蹈对我来说不是一般的礼物,虽然和林世儒老师只有数天的缘分,但我知道在心灵的层面上,早在三年前研读精神导师葛吉夫(G.I.Gurdjieff)的著作时,我就已经与世儒老师种下了默契。
        那天在舞蹈的课堂上,神圣舞蹈的动作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身体中存在着两极,而我要做的是——让这两极和谐共舞,例如在同一个节奏同一个片刻之中,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右脚踏出左脚收回。在艰难的挣扎与整合中,就如同我在生活中面对着难以克服的矛盾困境,而世儒老师站在一边温柔地对我说:“你可以的,你行的。”
        写到这里,当时的一幕已在眼前,泪水再一次漫上了我的脸庞。一想到我是怎样迈出右脚,又怎样移动左脚,然后又如何将“左手右手左脚右脚”用我的意识慢慢的整合起来的过程,我知道那不仅仅是一支舞蹈正在被我完成,还有那份用自己的力量克服困难之后的内在尊严感也正在结晶。
        所以,我哭得那么动容。
        在神圣舞蹈的过程中,我的身体与内在精神飞速整合:整个人类从爬行着的生物,成长为直立行走的人,在一次又一次大规模的人性进化之中拥有心智、热爱与尊严。这一幕幕人类意识的进化史,像闪电一样刻画入我的生命之中,刹那间,我对人类的了解已不仅仅只是我在大百科全书中所看到的知识,而是直接链接到整个人类血脉的传承。
        当我抬起头,在音乐中伸出手臂去迎接下一个温柔旋律的时候,早已哭得不能自己:在神圣舞蹈的舞曲中,仿佛藏着一张又一张智慧者、传承者和引导者们的脸,我听到他们的声音、感受到他们的情感、跟随着他们的律动;在一个又一个纯净的动作,我知道这些人想要传递给后人的是什么:那完全取决于个人试图想要明白什么。
 
以舞蹈为镜
        林世儒老师在我们的前方做着示范,他所演示的神圣舞蹈姿势的精确和纯净触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他是如此平凡,又如此优雅;他的动作如此简洁,又如此精密,一切都那么完美地同时发生,每一个律动与每一个音符,严丝合缝毫厘无差。
        世儒老师告诉我们:「舞者在跳神圣舞蹈时,脸上一定是没有表情,眼睛不能移动:是一种在这个空间之中,但是又穿越这个空间的一种存在感。然后精确地做出类似几何的动作,我们一定要非常专注并放松,只要稍微分心,或紧张就会出错。」
        初学神圣舞蹈的人们往往会觉得身体不听使唤,因为左脚右脚已经够乱的啦,再加上左手和右手动作都不同,然后在某一个节奏中还会加入一个曲膝的动作,更惊人的是舞曲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也得如是跟上。
        于是,有人停在那儿傻笑,想掩饰自己的尴尬;有人一旦动作出错就手忙脚乱抓狂;有人一直在模仿前排的某个舞者,而世儒老师说现在大家交换位置:后排的到前排来。那个模仿的人就呆在那里了;有人一心想做好动作而把另外的舞者逼到快撞墙;而我则是面对着自己同手同脚的困境,僵在那里一声不吭地流眼泪。
        世儒老师说:「这些反应,正是我们平时焦虑、紧张,和面对挫折时的惯性反应。神圣舞蹈就好像一面照妖镜,让我们看到自己在面对难题时的情绪反应。」
        在这面照妖镜前,每一位神圣舞者的弱点无所遁形。世儒老师说:「有些人好强,不想在别人面前出丑,偷偷躲起来练习,但那是没有办法跳好的,因为神圣舞蹈不只要融入自己,也要融入团体。只有能够在团体中接纳自己的弱点,及接纳团体弱点的人,才能跳好这种古老的舞蹈。」
 
优雅的从新开始
        我们在神圣舞蹈的练习中,无论怎样出错受挫,林世儒老师的耐心与柔和总是与我们一起临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光明能让人进入到更深、更放松,也更持久的专注力之中。
        神圣舞蹈时,他让学生们总是不断回到自己,让我们随时记得自己探索的方向,他让我们敢于勇敢地停下来,不要因为害怕出丑、害怕掉队而在错误的舞步中踯躅而行,许多人的一生不都是这样吗?模仿着别人,踏着不属于自己的舞步,心里明明知道已经错了,却不敢停下来反省与重新开始,而只好越错越远,一生都在悔恨与矛盾中挣扎而无法回头。
        世儒老师鼓励着我们:如果错了就接受它,随时随地都可以停下来,然后,优雅的从新开始。
        神圣舞蹈的律动过程就如同人生,具备所有的风险,拥有各种「古怪」、「刁钻」、「令人匪夷所思」动作,非得舞者投入百分之百的专注力不可,哪怕是练了十几年之久的资深舞者也会有起落的时刻:「不记得自己」和「睡着了」,尽力醒来并从沉睡中逃脱出来,可能是一位神圣舞蹈者整个一生及每个时刻的方向:他们必须要随时记得自己,随时感受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不稳定性。
        如果这种挣扎和这种记得自己的状态持续的时间足够长,那么会有一个片刻来临,那就是达成某种精神力的结晶,然后同时而来的还有运动中心、情感中心和理智中心的统一。
        而舞者要透过神圣舞蹈所达成的就是打破生物的机械性,成为一个能够独立思考、拥有独立意识、真正自由的人。
 
源自中亚的智慧传承
        关于神圣舞蹈的起源有许多推测,但据说这是五千年前的一种密传修行方法。
        神圣舞蹈的发现者和创始人葛吉夫,为了探索生命的奥秘,游遍中亚许多地方,他在参访一些古老的修行团体、寺庙或特殊民族部落时,发现他们的一些舞蹈动作,活像一个字母表。
        舞蹈的每个手势或姿势都是一个字,组合起来就像一本书,每组动作、旋律都是一个语句,有它自身文法、词汇及语义用法。古代的人,就通过音乐和这些舞蹈,把他们的智慧传承下去。
        当男女祭师晚上在寺庙大厅呈献这一支一支舞蹈时,就像翻开一本一本记载几千年真理的书,而修士们就从这些舞蹈中读出先人流传下来的真理,并且通过同样的方法代代相传。
        后来,葛吉夫整合了这些舞蹈,把自己的哲学和学说,蕴含在250多支舞蹈中,传授给他的学生。
        葛吉夫的前半生,神秘如谜,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和背景,不过从各类传闻听来,他曾经游历许多古老密意的地方如印度、西藏、埃及、西亚等,并发展出「第四道」教学理念。
        葛吉夫认为,永生不朽并不是人类天生的特质,不过人类还是能够通过一些方法获得永生与精神体的不朽。
 
西藏旋律
        右手缓缓升起,花瓣一样的音乐落在我的脸畔。左脚悄然退步,再伸出左手去迎接下一个温柔旋律。望向右边的双眸,移向了顶轮的天空,爱从那里倾洒下来,而我沐浴在光中。
        当年一看到葛吉夫先生(G.I.Gurdjieff)的第四道精神,就被他深深吸引,高深的知识如清泉一样注入到我的心间,真理的声音一遍一遍回荡在我的耳边:「记得自己,记得自己。」
        多少次我们忘了自己,一次次跌入到情绪的陷井之中如困兽一般;多少次我们忘了自己,在头脑的幻象中不可自拔;多少次我们忘了自己,机械地活在这个世上如同行尸走肉;多少次我们忘了自己,挣扎在痛苦之身中永世轮回。
        这是一场噩梦吗?葛吉夫先生。我们已沉睡太久。
        读着葛吉夫的书,我同时在问着他。您从哪里来到这里?您从哪里得到神圣的客观知识并将它们带入人类的中心?您现在又在哪里?在您死后半个世纪之后,依然有灵魂在求道路上跋涉,和您当年一样山重水复方向迷惘。
        沙漠前的埃及地图里藏着前人类的秘密吗?在西藏的雪山之巅隐蔽着密意学校吗?古老的神庙中女祭师们是否还在进行着神圣舞蹈?
        头脑的力量永远无法到达真理的彼岸,知识要怎样才能炼化成为素质?人类的四个中心(理智、情感、行动、本能)怎样才能成为一辆运转和谐的马车飞奔在尘世间?
        您说过什么是奇迹。奇迹就是一个人的理智、情感、行动、本能这四个中心全都各司其职,并且一起运作。
        心中深藏着对您的爱,哪怕您从不轻易言爱。我还是在您神秘地引领下,来到林世儒老师的神圣舞蹈的课堂上。
        那样深的情感与恩宠从我的心轮流泻而出,在神圣舞蹈的舞曲中,泪水洗净了我的迷惘,化成了行动的勇气。
 
 

(责任编辑:竺熙)
合作伙伴: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TEL:020-87561192 38399105 FAX No.:020-38399101
Addr.: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1602室 P.c:510623
  粤ICP备05145627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


QQ在线客户服务
QQ:1335717477
QQ:131045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