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培训)学院网站!| 西南分院
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当前位置: > 心理学院 > 恋爱心理 >

从系统排列看亲密关系

时间:2013-11-27 14:15 来源:《幸福の修炼》 作者:竺熙 点击:

如果真的想维持平衡,就必须在给我们生命的人面前做个小孩,在我们选择一起进入伴侣关系的人面前作个大人,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作个父母。不抱怨没有从父母身上得到足够的爱,而是负起我们在这世界上所处位置是成人的责任,也为我们扮演的父母亲角色负起责任。

    伴侣双方会将自己在原生家庭背负的负担带到亲密关系里,所以亲子关系显然对两性关系有强烈的影响。前面看过:如果有人想要「给与」他的父母亲,那么这种情况就是一种违背了自然层级、家族系统序位的牵连纠葛,然后他或许会想从伴侣那里得到一些东西来弥补,仿彿伴侣是他的父母一样。这样,就全都乱了。
    要治疗这样的情况、回复平衡,这个人在连结父母时就必须「缩小」,让自己变「小」:变成小孩,而不是扮演父母。连结伴侣时则需要「长大」,学会负起责任,多点给与。正常的男女关系在施与受的过程中,会在失衡的片刻、重拾平衡的渴望之间摆荡,伴侣关系的各种张力通常都包含在这种动力中了。
    然而,很多情况的问题还要更深。比方说,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位女士对伴侣表现得象是孩子在跟父母连结,她让自己无助又倚赖,让男人知道她没有价值,不能给他什么,她所需要的远大于她所能够给的。结果,她在成人的关系中变得欲求不满,期待无限的支持、加以操控,好让自己能得到永远的照顾。
    举个例子。在一节排列个案中,有个一辈子照顾生病母亲的女人,她在先生面前表现的象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孩子。排列她现在的家庭时,她站在自己两个孩子旁边,仿彿自己是另一个孩子,而不是母亲。她在亲密关系中得到的比较多,而最后离开这段婚姻的是她,她也把孩子留给先生,让他照顾——通常在亲密关系中得到较多的一方会离开。
    但是,在这个案例中,先生也要为失去妻子负责。排列显示他在系统层面上表现得像这个女人的父亲一样,不等开口就供应一切,也表现得好像自己一无所需。他让他的女人知道她随时可以予取予求,不用回报——因为基本上,他不太需要什么。她没有机会去修复平衡、和他打平,去学会善尽母亲与妻子的责任。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某个男人在一段关系中受到如王子般的对待,他所有的愿望都得到了满足,但最后离开伴侣的是他。当失衡大到无法忍受,这是一种典型的反应。接受通常比给与难,因为人会觉得有要回报的压力,但如果没有机会回报,就会离开。这个男人的下一段关系里,新伴侣对他要求的比较多,这段关系运作得比较好——因为他觉察到了自己的需要、身为男性的特质。
    当一个伴侣无意识地要求对方成为父母,或是自己无意识地接受了父母的角色,双方互等的平衡就被打乱了,会破坏关系的对等性质。当一男一女在一起成为伴侣,他们需要了解从对方身上要求了一些东西,同时也要觉知到亏欠了对方什么。关系中的两个伴侣都只给出对方愿意接受或是能够回报的,或只领受对方愿意给也愿意领受的程度,是一种挑战。
    要对关系动力有这种敏锐洞见,需要一种深度的了解。通常关系里的失衡会发生,是因为其中一方没有觉知到情况;给得太多或是不可遏止地想取得,都是早期家庭的制约建立出来的行为模式,当失衡太大,通常会有想离开关系的倾向。
    举个例子。最近有对年轻夫妻来找我,妻子已经离开先生,把两个小孩留给先生照顾。妻子一直觉得是因为先生曾经有过短暂外遇,所以才造成两人间的问题,是她坚持两人一起来做治疗。
    个案中呈现出来的是:问题事实上是在妻子那边,因为她有一点小事就要离开男人的倾向。她以前有好几次这样的情形,总把关系中些微的摩擦当成借口,全都怪在男人身上。看起来她先生在关系中付出得比她多,要求的回报又太少。先生的倾向与妻子的倾向串通一气,他感觉自己无能、没有价值,将一切都怪罪在自己身上。
    在这个案例中,妻子从母亲那里承接了对男人的怒气(她母亲也离开了她先生),妻子生男人的气,而我在治疗中协助这位妻子负起对这份怒气的责任。我也协助这位先生不要背负超过他实际上该承担的责备。之后这对伴侣没有再继续在一起,却可以平静地分开了。
    任何的爱侣关系里,男女之间对彼此有所求——只要有善意的出发点,在交换上是平衡的,并且维持平衡下去,整体上都是一种健康的回应。如果伴侣一方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需求,当个接受者,或是不觉得自己有给与的能力和意愿,那么问题就会开始出现了。同样的,如果伴侣一方一直表现得像个父母或小孩,也会有问题。在这两种情况里,关系都会有失衡的问题,如果允许这样的问题持续超过一段时间后,常常接着就会离婚。
    已婚的芬兰男子拉斯,对自己八个月大的女儿担心得过了头,他照顾两人的孩子时担起  妻子太多的责任。这样的倾向表示他缺乏力量,对自身的「男性特质」缺乏自信,然后我们得知拉斯的父亲很小就失去了父亲。我们在他的家族系统中排出一列男性,有父亲和祖父在他背后,他领受他们的力量之后,拉斯发现他可以对自己的家放松下来了。最后,他笑道:「现在我觉得自己没那么重要了。」这表示他因为承担了父亲的痛苦,觉得要为父亲负责,结果缺少了作为先生和父亲的力量。
    如果真的想维持平衡,就必须在给我们生命的人面前做个小孩,在我们选择一起进入伴侣关系的人面前作个大人,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作个父母。不抱怨没有从父母身上得到足够的爱,而是负起我们在这世界上所处位置是成人的责任,也为我们扮演的父母亲角色负起责任。就家庭动力而言,生命中重要的是:我们做了什么、如何行为举止。身为父亲的男人之所以对他的孩子有责任,仅仅是因为他选择了成为父亲,如此而已;就这个角度面言,他对作父亲这件事有什么感觉是无关紧要的。
    家族系统排列的社会人格典范,可用下列简单的陈述来总结:在跟父母的关系中,我们小、他们大:在跟孩子的关系中,我们大,他们小:在跟人生伴侣的关系中,我们是平等的双方。强调一下:如果在成人关系中,我们觉得自己是小的,或足对待伴侣像对待小孩一样,那么关系就已经失衡了,这是因为跟原生家庭或前伴侣之间有一些尚未解决的问题。这样的失衡可能只跟其中一位伴侣有关,或是跟双方都有关。
    很多时候,双方都有未解决的问题,创造出一种功能性的和谐;伴侣双方演出的角色符合彼此的需要,因而让失调处从来没有曝光。譬如被虐待狂需要虐待狂,有支配欲的人需要一个需要被支配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可以找到彼此,有时候会创造出完美的一对。一个想要妈妈的男人也许会找到一个在找儿子的女人,一个不尊敬女人的男人也许会找到一个不相信自己值得男人尊敬的女人。

 
(责任编辑:竺熙)
上一篇:童年的愿望和成人的需求
下一篇:没有了
合作伙伴: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TEL:020-87561192 38399105 FAX No.:020-38399101
Addr.: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1602室 P.c:510623
  粤ICP备05145627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


QQ在线客户服务
QQ:1335717477
QQ:131045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