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培训)学院网站!| 西南分院
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当前位置: > 心理学院 > 情绪管理 >

疑病症背后隐藏着什么

时间:2011-07-08 00:37 来源: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培训)学院 作者: 点击:

如果说绘画测试是当事人内心的情绪情感的投射表达,那袅娜的画让我们感觉到了她的焦虑、无助、柔弱、恐惧、缺乏心理力量、里外的隔离。她的内在小孩很柔弱恐惧,面对压力时她就退行到小女孩状态…

突如其来的奇怪感觉

    记得袅娜(化名,资料和治疗细节均已保密处理)一年半前找我的时候,说周身是病。她是西安人,住在佛山禅城区。来之前已经打过电话,语气紧张焦虑,怀疑自己可能得了焦虑症或者抑郁症,需要赶紧预约。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她清秀高挑,除了略显焦虑之外,外表气质不错,没有戴着戒指、项链,打扮素洁休闲。看样子挺着急的,为缓解气氛,我随意夸她身材高挑,应该去做模特,没想到她说,真差不多要去做了,可惜当年父母不让。后来的经历挺复杂,现在嫁了个佛山本地人,在家当师奶。

    那一次她说,三个月之前自己好好的,后来情绪却很不好。很多生活小事情都影响自己的情绪,心情烦躁、不安,有一种很需要老公陪的感觉,但是怀疑是自己有问题。前两周怀疑自己心脏有问题,有时候很担心失控。去过医院检查,说心脏什么事情也没有;身上出现多处皮肤癣斑,心里很烦;胃也时不时痛,吃了不少胃药,可是似乎没有什么改善;身体还有很多的不舒服。最让她受不了的是,还担心自己会精神崩溃。正是因为这点才想到要找心理咨询的。

    情况自三个月前开始。当时在西安老家,一岁的儿子生病住院了,自己陪在医院很着急也很累,自己给吓着了,恐慌,心悸,后来心悸的感觉挥之不去。后来孩子稍好赶紧回广东,可是到了机场又一阵恐慌,喘气困难,差一点不敢坐飞机,休息后勉强坐了飞机,奇怪的是一下飞机就没有恐慌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公来接的缘故。

    可是此后变得过度敏感,很容易害怕,总需要老公陪着。老公不是正常上班的人,夜晚多数在外应酬,很少能够真正陪她,经常深夜两点才回来。自己睡不着,就看电视到夜里1、2点。没有早醒症状,一般中午才起床。妈妈过来帮忙照顾孩子,不需要自己干家务活。说起家乡,很想念老家的生活,觉得在广东是漂泊,不熟悉,融入不了。

    用SAS、SDS测试,程度都不算很严重。吃饭、睡觉、看电视、爱好都没有受到明显影响,问对儿子有没有喜欢的感觉?说是喜欢,但是如果孩子哭闹,她会受不了,赶紧扔给妈妈或婆婆,婆婆家就在附近。

    家里有一个未婚的哥哥,妈妈愿意离开哥哥,前来帮忙照顾一岁多的儿子。她觉得很烦妈妈,其实也知道妈妈很好,不知道为什么会烦她。对爸爸更加烦,只知道出去打麻将,还要女儿承担生活费用。问她以前对爸爸妈妈有那么烦吗?似乎没有那么厉害。老公家境尚可,现在自己都没有做事,虽然可以向老公拿钱,他从来不以为意,但是自己却不喜欢这样。

    病程只有三个月,很多爱好还没有改变,初步感觉可以排除抑郁症或产后抑郁;有明显的焦虑情绪症状,有广泛性焦虑的倾向,但后面还要鉴别神经衰弱,当时没有想到疑病症。为取得更多资料,我做了绘画测试。

绘画测试揭开了潜意识的一角

    绘画测试是我喜欢的一种投射测试,当事人一般不知道画出来的代表什么,就没有太多的掩饰和阻抗,比语言问卷测试更容易获得真实资料,尤其是当事人的情绪情感,很有用。多数有精神分析背景的治疗师都喜欢使用投射测试。

    焦虑下的袅娜不是很认真画,不关注细节,落笔快捷,签名潦草,画的很简单。不很耐心,也不很会用绘画表达自己。画“屋树人”时,树画得很小很矮;房子画了一个老家房子,门窗都关闭着,有烟罩在屋顶,却没有烟囱。人画得非常简单,木棍人,像个小孩,在门口玩。取名“我以前的家。”

    自画像更简单,没有脖子,看起来象一个很小的幼儿,眼睛朝下,嘴是笑的,有手臂,无手,脚象两条细棍,长短不一,有点象刚刚会走路的幼儿。看看画的自己,她自己说象“刚刚上幼儿园的小孩”。

    家庭动态图名叫“幸福家庭”,老公在厨房,自己躺在房间床上看电视,妈妈在厅里看顾儿子。全部用红色画,红色似乎与焦虑相关。

    如果说绘画测试是当事人内心的情绪情感的投射表达,那袅娜的画让我们感觉到了她的焦虑、无助、柔弱、恐惧、缺乏心理力量、里外的隔离。她的内在小孩很柔弱恐惧,面对压力时她就退行到小女孩状态,表现的情绪是那个内在小孩的情绪。内在小孩承受不了压力了,需要得到成长的帮助。

复杂的意象世界

    没想到袅娜很久都没有再来。我猜测可能从佛山来顺德有点远。第二次过来时她却解释说,自己那次咨询后好多了,就没有来。我当时笑着跟她说,我都没有开始治疗呢,怎么可能好。不过我知道,诉说和画画也许宣泄了她一点压力。

    她这阵子又感觉紧张烦躁了。父母来过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讨厌父亲。他对什么都过敏反应,比如孩子不舒服的时候,大呼小叫的,又只是指手画脚,不干实事。挺烦他的。上次说到烦爸爸妈妈。这次真的感觉到很烦他们,可是又不能赶走他们。问身体的疾病方面最近怎么样呢?她说一烦,除了以前的那些部位不舒服之外,还增加了胸口闷气,膀胱也似乎有问题。

    第二次来的原因,是去市里某大医院心理科看了,但是医生只是问了5分钟,说是焦虑症,就马上开药,要自己调整一下心态。她直觉这样的治疗心里没底,不像我这里的心理咨询那样问得很详细,决定再次找我。这次很想好好解决它,同意配合我进行心理治疗。

    第二次咨询距今已经一年了。那时候我比较喜欢使用朱建军教授的意象对话心理治疗技术,这是进入潜意识深处的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我当时怀疑袅娜的身体疾病感觉,很可能都是心理问题引起的,而且是与潜意识里的某种东西相关。

    训练放松,深呼吸。之后进入意象:走在草地的一条路上,一阵风吹来,被吹到半空中,掉下悬崖后,她看到的是山洞,四周都是石头,山洞漆黑。咨询师鼓励她坐下来,放松,然后进入山洞看看有什么。她有点不想进去,有点不安。

    咨询师支持说:“既然来了,就勇敢去看看吧。”

    她尝试进入山洞,很快说:“好紧张,害怕,很黑。”但是咨询师鼓励她不要回避,看清楚一点,看看一会儿有什么变化。她看到洞里有滴水,但是没有形成水流。里面有很多石头,没有看到什么了。我知道她有恐惧,暂时不能勉强进入更深,就引导出来了。

    我知道她的内心深处存在恐惧,也许是死亡恐惧,所以害怕做山洞的意象。死亡恐惧出来时人会怕黑、怕鬼、怕一些声音。我在思考的是,恐惧背后会是什么呢?只是强烈的不安全感吗?

    一次作意象,她很快发现自己心口有东西,像是一股气,要她好好看看,说是黑色机器样子,前头有嘴一张一合。看了很久,看它的变化,和它沟通,后来居然慢慢恢复健康颜色了。再看变成红色了,像是心脏。但是似乎胸口又被一段封闭段阻住了,叫她想像开通它,终于通了,出来了。顺畅了一些。

    一次在意象中做年龄退行,回到6-7岁,回忆起当时的一些幻觉:一年级时上学要过铁轨,多次幻觉见到没有头或者脚的“叔叔”,从她面前走过,其他同学则没有看见。记得没有害怕,因为奶奶说小孩子看见很正常,所以她没有害怕过。

    我要她把 “无头叔叔”想像出来,她很容易就在想像中看到了。后来问她,是否愿意让“无头叔叔”离开,她却不愿意让他走!觉得他很慈祥,很关心她。她泣不成声,舍不得他!似乎和无头叔叔的感情非常好。后来作告别仪式时,来访者哭着说“他走了,他走了。”结束想像后,现实感正常,问她为什么会那样,说是自己得不到父亲的爱,心灵空虚,无头叔叔是她创造出来安慰自己的吧。

    这次的意象治疗之后,她开始发现自己不再那么紧张恐惧。身体上的不舒服已经减轻,心悸没有了,胃也奇怪地不痛了,癣也不需要理会了,不需要频繁去医院了。一舒服下来,她就又不来咨询了。除了半年后有一次回西安老家,孩子又一次生病,又让她的恐惧感出来了,其他症状似乎基本消失。

(责任编辑:竺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情绪释放
合作伙伴: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TEL:020-87561192 38399105 FAX No.:020-38399101
Addr.: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1602室 P.c:510623
  粤ICP备05145627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


QQ在线客户服务
QQ:1335717477
QQ:1310453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