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职业经理人心理(培训)学院网站!| 西南分院
首 页 心理学院 心理资讯 专家推荐 心理咨询 视频专区 心理社区  
当前位置: > 心理资讯 > 家庭治疗 >

是谁习惯了待在『受害者角色』?

时间:2014-12-03 17:13 来源:未知 作者:王紫 点击:

透过系统排列的家庭治疗方式,可以帮助人们探究未被觉察到的自己。

    在我的疗愈工作中,时常惊奇于,为何要人们放弃「受害者」的角色与所有伴随它的苦难,竟然会是如此困难。有许多不同的理论性的解释来对治,不过,它们共通的地方在于,或多或少都是着眼于潜意识层次。

 一、受苦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性的感觉,而且,当事人已经逐渐地依此来调整其生活。尽管受苦本身是存在着,但是这习性是如此的熟悉,以致于伴随着一种还算舒服的感受。而中止受苦需要改变习气。这样的改变可能是来自于意识上的决定所发动,或是某些因缘、机运事件所引发的结果,例如,病痛的压力事件。

    二、对于某些人而言,受苦似乎是他们能够体会到强烈感受的唯一途径。「我正在受苦,所以我才能感受到自身的某些部分,因此我才算是活着。」受苦,成为他们去体验自身存活感的一种最为浓烈的经验。受苦与活着,两者看起来似乎互相抵触,不过这般矛盾现象的并存,却是时常为人们亲眼目睹。当苦难平息之后,个案时常会抱怨有一种空虚的感觉,而且难以承受。
    三、痛苦是有报偿的,而这一类谋求偿付的经典型态,就是疾病。只要一个人受苦,他就能得到更多的关爱与注意力。经由疾病,例如心脏病的发作,这位病人会变得日益重要,而且每件事都会围绕着他。
    四、苦难可以提高受苦者到一个优越的位置。因为承担了这些苦痛,使得当事人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为优越,而且,通常在潜意识层次会浮现更多的需求。不过因为这些需求是不妥当的,也就无法被实现,可是它们却转而强化了「牺牲——受害」的角色与认同。「所有的人都不了解我,所有的人都在与我为敌。」这就是「慢性」牺牲者的基本信念,他们维持了一个让受苦升级的恐怖循环。在基督信仰里,为他人承受苦难本身弘具有崇高的价值。例如,殉教是普遍为人所知的一种取得圣人地位的资格条件。
    五、受苦为得到某一社会的认可,以及也许是隶属于某一特定团体的必要条件。例如:「可怜的、被抛弃的女人」,能够获得社会上肤浅的怜悯:然而,「可怜的、被抛弃的男人」,却无法向社会宣称要求大众认可他们的受苦。当这样的「弃妇」组成了一个团体时,如果她们给与彼此互惠回馈的是怜悯、肯定与支持,那么,假如有一位妇女脱离了受害者的角色,她就不能再继续属于此一团体。互助式的社会团体,时常会有此种风险,因为这些类型团体的集体认同,往往已经明白限定,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够成为团体成员。
    六、受苦是表现出被动的特质。若是要去除被动的状态,隐含了改变成为主动,而且必须要由受害者的位置往加害者的位置移动。在这个正向的脉络中,「加害者」的定义,意味着承担起责任以及采取行动。在家族排列的经验中,我所看到的是当家族陷入的牵连纠葛,源自于先前世代祖先的某些罪过,例如谋杀、盗取财物等等,后代的子孙会出现一种不情愿转变为主动投入生活的情形。他们可能变得无法有所成就,以及沦为失业,都是这一类案例的症状。这些后代子孙,潜意识紧紧抓住这类受害者的角色,用来抗拒成为像父亲或祖父等祖先那种加害者角色的一种保证。
    七、不适当的诠释,使得受苦本身能够恢复一个人的清白感。出自于承认罪恶的恐惧感,某个人也许会撤守到受害者的角色,来显示他的清白无辜。例如,在德国进行的系统排列工作坊中,我们可以看见许多人在身处于纳粹统治集团之中担任过某些角色,而在战争结束后,却转为受害者的角色,而且表示他们「以前并没有涉入纳粹政权」。在这样的例子里,选择受害者的角色几乎可说是一种流行现象,而且为社会所尊重了好一阵子。可是拒绝承认其罪恶,是会对于他们的后代产生许多始料未及的后遗症,因为他们的于孙们会去承担这些磨难。
    八、作为早先发生在加害者身上的,对于还没有被承认的罪过的某种平衡。这表现在后代的家族成员身上,时常会无来由地感受到罪恶感出自于潜意识,向为其祖先所加害的受害者们付出的一份忠诚,因此对于这些现存家族后代成员而言,若是放弃了内心的受害者角色,他们便会觉得自己像是叛徒。只有当他们拥有一份去爱加害者的自由,以及对于受害者能感受到真挚同情的时候,过去的罪行才能够妥当地被留在真正加害的那一方,而后代才能够从逼迫自己成为牺牲者的无形压力之中,释放出来。另一方面,在祖先是受害者那一方的子孙,也有类似的遭遇,出自于对于先人的忠贞,而会在潜意识维持着受害者的角色。这一类受苦者的病征都是雷同的,也就是会出现罹患严重的疾病,以及沮丧、忧郁。
    除此之外,我们也许还能指出其他被命名为「自我牺牲」的型态,它们时常被许多人采用。我将一些团体纳入其中,像是「无国界医生组织」,以及在类似的机构工作的救灾工作者和慈善工作者等等。这些志工或是拿最低金钱报酬的助人者,他们的目标是「去做好事」。
    到底是什么推动着一个年轻女性,去安哥拉的布雷区担任护士工作?又是什么促使一位三十九岁的老师去非洲教导不识字的人们?也许,他们每一位都要放弃人身安全、金钱以及可能的家庭和爱情关系等,以便去服务贫穷的人。这样的牺牲,有司能是潜意识为了某种补偿所做的服务,而那原本是存在于他们的家族系统层次,或是存在于更广大的社会脉络的系统性层次。一场家族排列经常能够显示出这些被隐蔽的各种动力,同时,家族排列过程本身也许就能把疗愈带进家族系统之中。

(责任编辑:王紫)
合作伙伴:广州市知见行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TEL:020-87561192 38399105 FAX No.:020-38399101
Addr.: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民路162号利雅湾C座1601-1602室 P.c:510623
  粤ICP备05145627号-2

粤公网安备 44011402000033号


QQ在线客户服务
QQ:1335717477
QQ:1310453801